ad.js

永利网上赌场

2018-09-16 03:41:23 来源:娱乐天地

“房地产行业的洗钱几乎明目张胆。”在安泰管理学院说到这一点时,欧阳卫民提高了嗓音。

房产之所以会成为贪污分子转移其巨额现金的首选目标,一方面是因为购买房产具有一定的私密性,不容易被普通人所觉察,且在全国范围内都可购买,没有区域限制;另一方面还因为房产保值、升值的潜力空间大,购买后用来出租甚至转手售出,易于产生“钱生钱”的雪球效应。

“今后,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的工作将向房地产、珠宝、赌博等行业推进。”2006年3月4日,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欧阳卫民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房地产业的反洗钱监测,是“适应反腐败斗争而进行的制度创新”。

但更多人士认为,房地产业的反洗钱监测分析工作,很可能雷声大,雨点小。

事实上,早在2005年9月国务院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上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向中央表示,有关成员单位应抓紧研究在房地产、会计师、拍卖等洗钱高风险行业建立反洗钱监管制度。

“2005年在反洗钱监测方面,对于金融机构的违规操作,我们共处以5000万元的罚款。但是反洗钱监测向房地产等特殊行业推进,将面临人员和技术的短板。”欧阳卫民说。而且对于房地产行业,由中国人民银行对违规进行处罚似乎名不正言不顺。

“《反洗钱法》将在今年两会上进行讨论。但我国的反洗钱工作机制还不完善,情报分析能力还不完全适应当前的严峻形势,如何将交易特点和洗钱犯罪的特点相匹配,进行类型研究是当务之急。”

同时,欧阳卫民也认为,房地产业反洗钱“需要从刑事立法、预防性立法和行业规则三个层面展开。”

2006年2月10日,建设部颁布的《建设部2006年工作要点》特别指出:为遏制炒房,建设部将在今年落实商品房预(销)售合同联机备案和实名制购房制度,遏制内部认购等炒房行为,也防止某些人将买房作为洗钱的手段。

“有了这个制度,有关部门可以查询到购房人以往的购房数量以及交易历史,如此一来一些非正常的资金流动,以及隐藏其后的洗钱行为就会很容易浮出水面。”仁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孟宪生谈道。

不过上海先原房产经纪公司刘经理持不同看法:“建设部的最新规定没有新鲜感,其实在京沪等地,已经展开了实名制购房制度。—真要洗钱,多借几个户口应该不算什么很大的成本。实名制购房制度对反洗钱监测不会有多大帮助,很多地方买房、投资或者花钱都可以很容易地得到一个当地户口。”

“高房价真是藏污纳诟的地方,洗钱、国外资金赌人民币升值、企业避税、黄牛炒房、地方政府用土地换政绩……如果实名制能防止黑钱进入房地产哄抬房价,对老百姓那当然是好事。”外企工作的韩惠芬女士刚在上海长宁区中山公园附近买房,单价每平方米16200。

当然,韩女士只代表了一种观点,在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的采访中,人们最关心的,莫过于反洗钱监测和调查进入房地产领域后,私人的隐私权会不会受到妨害。

“或是疑似洗钱行为,即使金融机构提出报告,到了司法机构,所能进行的初步查证也是很有限的,因为要避免侵犯个人权益和隐私,有很多的交易虽然看起来怪怪的,但实际上它并没有违法,如果贸然调查,又易导致民怨。”上海我爱我家房屋经纪有限公司经理佘义峰对记者说。

举例来说,假设某甲因为股市冷清,看重房地产投资,卖掉手中股票,获得百万现金后,拿去买了幢房子……这种通过多层次的转帐交易,使钱财脱离其来源的行为,其实就很像“房地产洗钱”的表征。对某甲来说,明明是合法正常的交易,如果调查机构不断试探打听,对一般人来说,这就损害了个人权益,会认为政府机关做过了头,妨害隐私。

“我想反洗钱监测不会重视低价房领域,影响主要在于高档房产,而这一块业务去年已经萎缩很多。”佘义峰谈道。在记者采访中,不少业内人士同样关注反洗钱监测对地产业的影响。

“房地产作为反洗钱监测对象,在有效法规措施出台之前,可能暂时会将房地产纳入金融监管部门监测范围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金融教授表示。

另一种猜测是,房地产业也可能像金融机构一样,对于一定金额以上的房产交易,确认客户身分并留存交易纪录凭证,向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申报,若违反此项规定的房产商,将被处一定罚款。

“通过对房地产业异常资金交易数据和可疑线索集中收集,为制定预防和惩治腐败的政策措施提供有力支持。”欧阳卫民说。

“如果有黑钱包盘,我们不会觉得自己是被洗钱‘侵害了’,这个行业内基本都是求钱若渴,尤其是现在不景气,只要有资金接盘,还在乎你的资金是黑是白?”一位与记者相熟的房地产业内人士表示。

欧阳卫民也承认反洗钱监测工作在非金融领域的难处:“货币本身不是臭的,地产商会讨厌它吗?”

20世纪20年代,美国芝加哥一黑手党金融专家买了一台投币式洗衣机,开了一洗衣店。他在每晚计算当天的洗衣收入时,就把其它非法所得的赃款加入其中,再向税务部门申报纳税。这样,扣去应缴的税款后,剩下的其它非法得来的钱财就成了他的合法收入。这就是“洗钱”一词的来历。

洗钱通常涉及以隐藏资产来源为目的的一系列交易,以便使罪犯在使用这些资产的时候不被暴露。典型的这类交易有三个过程:(1)入帐─通过存款、电汇或其它途径把不法钱财放入一个金融机构;(2)分帐─通过多层次复杂的转帐交易使犯罪活动得来的钱财脱离其来源;(3)融合─以一项显然合法的转帐交易为掩护、隐瞒不法钱财。

她比他大三岁,她的家在陕南农村,她的家里很穷,这一切南某都不在乎,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徐芳。然而,南某的父母却极力反对,这给两人的交往增加了不小的压力。

怀疑徐芳对自己不够真心,心胸狭窄的南某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和徐芳吵架,直到有一天,南某对徐芳大打出手。无奈,徐芳从三楼窗户跳下。看见心爱的女孩躺在楼下,南某也纵身跳楼以示殉情,所幸这对痴男怨女并没有因此丧生,却被摔成了重伤。

南某的父母在两孩子住院的第三天偷偷将儿子接走,从此不再露面。因为家境穷困,徐芳的治疗费成了问题,期间曾因为交不上钱还被停了几次药。

徐芳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见记者进来竟然抽泣起来。徐芳今年25岁,但她的外表和实际年龄很不相符,看起来她更像个刚毕业的学生。跳楼后受病痛的折磨,原本瘦小的徐芳显得更加清瘦。3月11日,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这个可怜的女孩。

徐芳是商洛镇安人,家里还有两个妹妹。因为家里穷,初中毕业没多久,徐芳就来西安打工了,曾经在超市、饭店等不少地方打过零工。2004年,徐芳在一家饭店做服务员时认识了同样外出打工的南某,当时南某只有20岁,比她小三岁。刚开始,徐芳认为两人不可能有结果,也没抱多大希望,但随着交往的加深,徐芳感觉南某对自己是真心的,便死心塌地跟南某好了。

2005年,两人一起来到咸阳市,并开始了同居生活。南某的确对徐芳很好,处处照顾徐芳。那时候,南某在一个工厂上早班,徐芳上晚班,每次当徐芳起床后,南某都会把水从一楼提到他们租住的三楼,并且把一切都安排好才去上班,徐芳起床后一切都是现成的。徐芳说,那时候她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心里下定决心,一定要和南某好好生活一辈子。

徐芳和南某在一起生活后不久,南某就带着徐芳回家见父母。南某的家在咸阳市的一个县城,听说儿子找了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孩,而且还是陕南农村的,南某的父母死活不同意他们的交往。为了改变父母对徐芳的看法,南某又两次带徐芳回家看父母,结果适得其反,南某的父母不仅反对得更加强烈,而且还打电话给徐芳的父母,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。原本同意两人交往的徐芳的父母此时也开始持反对意见。见南某的父母态度很坚决,徐芳有点泄气了,虽然南某对徐芳的热情不减,但徐芳心里多少有了阴影,总认为两人以后不会有什么结果。为此,两人开始经常吵架,而且全都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徐芳心里的委屈给南某造成了错觉,“其实我对他是有感情的,可他总认为我不喜欢他、对他不好。”徐芳说,南某心眼很小,越是喜欢自己,越是爱和自己吵架,吵完架又向自己道歉。“我知道,他是爱我的。”徐芳说。

日子就在这种吵吵闹闹中过去了。3月3日一大早,南某告诉徐芳,下午4:30等他下班后,两人一起从家出发去给徐芳找新的工作。因为路上堵车,徐芳没有在4:30准时回家,南某很不高兴,两人就开始吵架。吵架过程中,南某动手打了徐芳一个耳光,这一个耳光之后就再没停下手。“那一刻,我好像不认识他了,突然间变得很陌生。”面对南某第一次对自己动手,徐芳当时都蒙了。南某又接着打了徐芳几个耳光,还揪着徐芳的头发往墙上撞。到最后,南某掐住了徐芳的脖子,而且下手越来越重。“我感觉快要窒息了,求他放开我,但他还是没有松手。”徐芳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南某从身上踢开,结果南某又扑过来继续掐徐芳的脖子。徐芳再次哀求,说了很多好话,南某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
到了第二天11点,徐芳见南某还在睡觉,便偷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,想暂时离开一阵子。谁知刚要出门时,南某醒了,一把抓住她说,死都要死在这里,别想着离开。说完后,南某又开始了暴行,死死掐住徐芳的脖子不放。徐芳害怕极了,拼命喊叫,听见有人敲门,南某才停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南某要出去买东西,警告徐芳不要逃走,否则将她全家杀光,出门时顺手将门反锁。

此时徐芳已经从刚开始的心痛变成了恐惧,“我再不走,等他回来就完了。”害怕南某回来后再打自己,徐芳决定从三楼窗户跳下逃生。选好了角度,徐芳闭上眼睛从三楼跳了下去。“着地的时候,我的脚突然撕心般疼,我心里想,脚肯定断了。”

躺在地上的徐芳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,过了一会儿,南某不知什么时候也躺在她的身边,好像脚也受伤了,眼里含着泪水抓住她的手问她哪里疼,同时喊周围的人拨叫120。之后徐芳什么也不知道了。清醒后的徐芳才听说,在她跳楼后不久,南某就回来了,发现徐芳从三楼跳下躺在地上,便也纵身跳下三楼。“他是为了表示他对我的爱,表示我能跳楼,他也能跳楼。”徐芳说。

徐芳的伤势很严重,被送进医院的当天下午就实施了锯骨手术。南某的父母及时赶到医院,为两个孩子交了2000元住院费,并打电话将徐芳的父母从镇安县叫到医院。徐芳和南某住在一个病房,但几乎没有说几句话。“他一直看着我,问我后悔不?我问他后悔不,他说不后悔,即使我残废了,他也要我。”徐芳说,南某在病房里显得很痛苦,但她看得出,南某是爱她的。

3月6日晚上11点多,南某的父母以上厕所为由将南某偷偷接出医院,从此再没露面。徐芳的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,为了给徐芳治病,徐芳的父母四处借钱,周围能借的亲戚已经借遍了,可是也没借到多少钱,期间几次因为交不上钱都被停药了。据徐芳的主治医生杨大夫说,徐芳被送进来时,脚伤非常严重,右脚踝呈粉碎性骨折而且严重脱位,医院为其实施了锯骨手术。这种手术有可能引起骨头坏死或创伤性关节炎,以后走路会感觉疼。但目前的治疗跟不上,用药不及时,对病情将有严重影响。

徐芳告诉记者,她曾经给南某的父母打过电话,原本只是想问候一下南某的伤势,可是南某的母亲很凶,根本就不让她和南某说话。后来徐芳的父母又打过一次电话,希望双方能坐下来聊一聊,先给孩子治病,可是对方却说没时间。按照徐芳提供的电话号码,记者分别拨打了南某父母的手机,一个始终无人接听,另外一个听说是谈徐芳和南某的事,便称记者打错了。

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徐芳一直哭个不停,苍白的小脸挂满了泪珠,对于这段不幸却又难以割舍的恋情,徐芳显得很矛盾,对于以后会怎么样更是充满了迷茫。就在采访结束时,徐芳告诉记者,她想通过报纸告诉南某,她不恨他,毕竟他以前对她那么好,希望南某能好好养伤,她很挂念他。文/王昭玮

华西都市报《第24批股改名单公布》“上周末,沪深交易所公布了第24批股改公司名单,共有27家公司榜上有名。它们是:浙江富润、有研硅股、民丰特纸、广汇股份、国电南自、金瑞科技、贵州茅台、中国软件、江西长运、中远发展、华盛达、上柴股份、中海海盛、北矿磁材、一致药业、中集集团、玉源控股、万向钱潮、西北轴承、蓝星清洗、阳光发展、华东科技、南风化工、西飞国际、*ST天纺、江淮动力、航天科技。”“已公布的方案中,平均送股水平为2.46股。江西长运除10送0.9378股外,还向上市公司注入现金8064万。”

简评:上述股票,走势各异,既有有研硅股那样的大牛股,也有熊股或者处于波段性调整中的股票。也有短线异动股。上述差异性,显示股改中后期,个股机会把握的难度加大。同时又有股票供应方面的压力逐渐增加,因此,今年二三季度的行情,需要增加审慎的成份。

深圳商报《三板转板政策年内出台》“来自《中国经营报》的报道称,对三板挂牌企业融资和发行新股等问题,证监会和证券业协会已经有了计划草案。三板企业转板政策年内肯定能够出台,但由于该政策涉及到新的《证券法》和《公司法》,而这两法又都需要等待新的司法解释,因此首先出台的将是三板企业再融资政策。”

简评:看来来自各方的股票供应压力,还是继续存在。不过三板压力相对于超级大盘股而言,相对较小。不可同日而语。到了四季度的时候还将是机会居多。并且届时还将出现翻番预选板块。

证券时报《成思危:中小板可先恢复发新股》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日前表示,当前股市扩容一定要把握好节奏和‘度’,为此可率先在深圳的中小企业板恢复新股发行,逐步推进。为落实国家关于全面提高科技自主创新的要求,他还呼吁,应积极发展深圳的中小企业板块,使其成为风险投资退出的一个重要渠道,并最终发展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。”

简评:供应压力开始增加。中小板的股票是涨是跌,是观察股市对于新股恢复发行的承受力的一个指标。上周五为止,叶剑主力动态监测软件搜索到的启动型板块为零,本周股指如果先上涨,则谨防1270~1285点区域有阻力。如果先下跌,则1223~1230点区域可以低吸。

深圳商报《周小川:推进股票质押贷款已无障碍》“央行行长周小川9日表示,将促进合规资金进入股市,推进股票质押贷款已无障碍。他同时称,金融混业经营试点在法律制度上没有障碍,哪些机构觉得条件成熟就可以提出申请。他说,合规资金进入证券市场从来都是可以的。在股市发展早期,一些金融机构做得不太好,所以对资金的限制多一些。但最近这些年很多限制都放开了,银行可以设基金,券商可以向银行贷款,合格券商可以在银行间市场发债。再比如说股票质押贷款,过去《证券法》对此有限制,现在新的《证券法》已经放开,下一步推进应该没有什么障碍。”

简评:上述消息,对于券商板块构成有限利好。目前券商板块处于调整子浪,是否出现反弹或者反弹子浪,可以观察增量。毕竟有消息刺激。正如上周笔者提示盯盘的宝钛逆市上涨15%左右一样,一般还是“消息刺激出热点”。这是“股市消息派”的基本思路和理念。还是按照“消息刺激+技术作用”的双重考量,去研判、去选择短中线的暴涨股。(yes413a@163.com)

本报讯20多天来,一直梦想与公主们近距离接触的王子们终于一偿夙愿。昨日下午,400余名渴望结束单身生活的白领男女齐聚金色年华酒吧,在“公主要出嫁”大型见面会暨长沙白领交友征婚派对上擦出爱的火花。虽然天空里一直飘着雨,但酒吧里却热火朝天,浪漫故事正在上演。

自2月24日本报报道爱思特美容整形国际机构5名“公主”集体征婚的消息后,Aima、牙牙、Mary、静子、Eleven就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。随后公布的“公主要出嫁”大型见面会的消息更是吸引了长沙白领青年男女的关注。Jane、琳琳、亚敏、亚亚和紫轩5位白领佳丽自告奋勇,要和爱思特的5位佳丽一起,勇敢地寻找自己的幸福。全国大型征婚网站“世纪佳缘”的近200名白领未婚女性也希望和她们一起参加这场浪漫的聚会,同时报名的男士也有200余名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结伴而来,或是同事、或是闺中密友,更有老爸老妈陪子女前来相亲的。湖南商学院的莫老师就在妈妈的陪伴下从河西专程赶来。莫妈妈告诉记者,女儿平时工作忙,交友面比较窄,参加工作7年了,但一直没有心仪的对象,希望通过此次活动结识有缘人。现场参与者纷纷表示,这样的活动不仅新颖独特,为他们交友提供了更好的平台;而且有长沙晚报这一权威媒体参与组织,让他们对这种新型的择偶方式有了更多的信心。

活动伊始,在主持人轻松幽默的调侃中,10名公主集体亮相,以最完美的方式展示了自己的独特魅力,眩花了在场男士的眼,她们想要集体结束单身生活的宣告更是引起男士们的阵阵尖叫。在主持人的吆喝下,第一个游戏开始了。王子们上台给自己欣赏的公主投票,现场气氛一下子热了起来。接下来的是才艺“PK”,从给每一位公主投票的男士中选出一位上台表演节目。“王子”们使尽浑身解数,唱歌的唱歌,吟诗的吟诗,说笑话的说笑话……一位男士更是直接对亚亚公主勇敢地说出了“嫁给我吧”,希望能在自己心仪的公主心中留下深刻印象。

为了打破初次见面的尴尬局面,主办方还精心设计了缘分对对碰、魅力先生秀、美丽女生秀、智力寻宝赛等多个环节。“真心话大冒险”环节更将现场气氛推到了最高潮。在音乐的节奏下,8支玫瑰在有情人手中传递着。主持人的一声“停”,将8位手持玫瑰的男女请到了舞台上。现场的观众鼓动了起来,各种各样刁钻古怪的问题使得他们差点招架不住,台下笑声连连。一位在新世纪购物中心工作的先生还当场做起了“亏本”生意,用他的4个手机号码换Eleven公主的一个电话。虽然自己有点儿“亏”,但是能这样近距离地接触到公主,他心甘情愿。

见面会虽然只有短短的3个多小时,但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我们集体去约会吧!”在主持人的鼓舞下,记者观察到,有二三十对青年男女相约玫瑰之夜。昨夜的长沙,又多了许多幸福的人。

本报北京电(记者于扬彭松)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管理学家成思危日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当前股市扩容一定要把握好节奏和“度”,为此可率先在深圳的中小企业板恢复新股发行,逐步推进。为落实国家关于全面提高科技自主创新的要求,他还呼吁,应积极发展深圳的中小企业板块,使其成为风险投资退出的一个重要渠道,并最终发展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。

成思危说,目前的A股市场无法担任国民经济“晴雨表”已是不争的事实,股权分置改革之后,扩容———提高股市市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、提升股市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力,同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一样,自然就成为业界关注的话题。对此,他指出,在扩容的过程中,要把握好度,维持供需平衡显得尤为重要。要加强对上市公司价值评估,协调好资金进入和扩容的节奏。建议从中小企业板块做起,稳步投放,观察反应,逐步推进。

成思危表示,目前我国股市总市值占GDP的比例还不到30%,而全世界平均水平已是93%,在发达国家平均股市市值更是占到国民生产总值130%左右。因此,增加市场容量势在必行。但对于扩容问题,政府能够起的作用最多只能是从增加资金进入方面给予政策与机会,关键还要看上市公司有无投资价值。一家上市公司如果没有投资价值,政府也不可能用行政手段逼着投资者去投资。如果只有企业和政府的积极性,而缺乏投资者的积极性,“扩容”也仍是一句空话。

面对一批国有大型优质股纷纷海外上市、国内优质企业股权外流的情况,成思危也不无忧虑,他用“非常担心”来表达自己的忧虑之情。统计显示,近三年来我国风险投资呈上升态势,但去年的问卷调查表明,当年的风险投资中外国资金占到了70%以上。国外风险投资商通过收购国内企业、共享知识产权、海外上市等过程,获利甚丰,这种现象不得不让人担心。所以,成思危呼吁,我国政府应鼓励国内投资者敢于冒风险支持自主创新,建立政府和投资者分担风险的机制。他认为,在这方面,政府的政策导向作用非常重要。如果政府不支持,就没有人愿意投资支持创新者创业。

此外,还要完善风险投资的退出通道。积极发展深圳的中小企业板块,让它成为风险投资退出的一个重要渠道。“希望它首先发展为二板市场,最终能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,构成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中的重要部分。”

同时,要研究让国内投资者购买海外上市企业股权的途径,例如可考虑通过我国银行发行中国存托凭证(CDR)。而像工行中行、中国石化这类规模的大型企业,成思危认为,选择海外上市,对企业本身和国内市场来说都是更为现实合理的选择。“现在的国内股市好比淤泥堆积的小池塘,需要适时适量地放入小鱼,利用其灵活性搞活市场;而大型企业好似鲸鱼,这样的池塘容不下它。”

“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证券市场的治本之策”,谈及发展股市的核心内容,采访中成思危一再这样强调。他说,我国上市公司整体质量不高,直接导致了投资者投资意愿不足,信心不够。股市要健康发展,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:有融资需求的好企业进入市场,有信心和意愿的投资者进行投资。因此,对证券市场一方面要保持审慎乐观、充满信心的同时,另一方面也要充分认识到改革的任务依然非常艰巨,还需要下很大的力量。他认为,必须解决好三个根本问题。

首先,提高上市公司总体质量。这是股市治本之策,也是保护公众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根本措施。因此,我们应大力发挥股市在优化资源配置、扶优汰劣方面的作用。不要害怕扩容压力,要有进有出,让“坏孩子出去,好孩子进来”,逐步形成由蓝筹股主导的市场。

责编: